热门
新番

一起动漫 > 哥布林杀手 > 文章 > 分析 >

哥布林杀手第九卷官方小说第三章 脚步轻快地

时间:2019-12-26 来源:未知 作者:时代在召唤

   冒险者们与黎明一起从城市出发,中途穿插着小憩,在中午前入山。

  「好冷啊!好冷啊……」

  当然,新战士发出了悲鸣。并不是认识不够,也不是没有体力。

  虽说已进入了小康状态,但吹落山上的风和雪的凉意却是严峻的。

  传说中的霜巨人和冰龙吐出的雪的气息是这样的吗?

  虽然那是过于天真的想象,但对现在的他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危险。

  我拼命地按住外套的前面,压低身子才想走

  像追赶一样前进。

  跟在后面的见习圣女连话都说不出来,以蜥蜴僧侣的巨大身躯为盾牌,想办法。

  「是吗?所以我不是说过了吗,他说太冷了。」

  妖精弓手对这两人得意洋洋地露出薄胸。

  她的长耳朵也微微地抽动着,不,不摇晃。

  长得像笹穗一样的森林人的耳朵,现在被他那蓬松的耳朵所保护。

  「所以才有这样的装备!呵呵呵呵,买了真是太好了…」

  「因为很冷,耳朵干得像森林人一样。」

  的妖精弓手,对矿人道士的轻口「什么啊!」和往常一样。

  努力吧。

  姐弟国王和开始吵吵闹闹的背景下,女神官是悄悄隔热蜴窥探着僧侣的近视眼

  「没事吧~」

  「嗯,嗯。嗯,我能忍耐下去。」

  他一边抖掉附着在麟上的雪,一边拿出戴上的戒指。

  和上次从哥布林杀手那里借的(呼气)的戒指一样,是魔法物品。

  再加上那件衣服,看起来比平时多了几分。

  「但是,克服它就是进化适应。」

  这比从食物转换到肺腑要轻松得多。

  化学反应

  说着,来自大笑声的隔热蜴僧人的笑话,女神官就不太好。

  但是她能够忍受这样的行军,全都是在一年前的冬天增加的。

  ——成长,是吧。

  不仅仅是变强,而是积累经验。

  牢牢抓住外套领口的女神官用力点头,向斜面挑战。

  拄着锡杖,支撑着身体抵抗风,脚向前,向前,向上。

  被铭色的天空遮住,阳光完全照不进来。

  朦朦胧胧的黑暗就像迷惑人的雾,一不留神就会被人抓住脚。

  她继续走着,突然想到中途回头看了看。

  ----远。

  走了多少路?

  从龙和巨人、鸟和凤的距离来看,应该不算太遥远吧。

  然而,雪的白色和岩石的灰混杂在斑驳的行程中,让人觉得是一段难以想象的距离。

  抬头仰望的话,山顶就在云的那边,感觉不出能走多远。

  所谓山,也许并不是说话者的领域。

  女神官一边吐气,注视着那白蒙蒙的烟雾,一边这样想着。

  不知不觉地双手交叉着锡杖。

  「慈悲为怀的地母神啊,感谢您创造了这片土地……」这是对索地母神的祈祷。不是祈求保佑,纯粹的赞美诸神所作的四方世界,多么大的东西啊!

  向未曾踏遍的土地挑战,一定是一场冒险。

  「嗯,至高神的寄托太轻飘飘了啊……!」

  但是,终于被严酷的攀登所折磨而忍无可忍的见习圣女发出了悲鸣。

  坐在大秤剑上嗷嗷叫的样子,还算是初出茅庐一等的吧。

  黄金9尽管如此,女神官还是笑了笑,和同伴们交换了视线。

  没有否定的色彩。

  「那就暂时休息一下吧。」

  一党选择了挡风而又不会被雪崩卷走的岩阴而坐了下来。

  坐在车座上,中间是矿人道士从催化剂包里取出的心石。

  「《跳吧,跳吧,火蜥蜴。把尾巴上的火焰给我吧》」

  「雪下有不湿的枝叶,《点火》的魔法在这种时候是很有用的。」

  「那我去准备水吧。」

  「嗯,是啊。」

  得到矿人道上的让步,女神官把周围的雪放在了锅上。

  观察一会儿,马上就会融化成水。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雪也很难得。

  「啊,就这样不行吗……」

  坐在地上调整呼吸的见习圣女,有点不可思议地问道。

  「把雪直接放进嘴里,也不算喝过水。」回头看了看的女神官说:“啊,还有那个。」

  「两个人都请稍微放松一下,身体会休息的。」

  「你知道很多事情吗?」

  他们不紧不慢地解开背囊和盔甲的腰带,女神官轻轻地按住胸口。

  这是我从哥布林杀手先生那里学到的。

  伙伴们一定注意到了。

  但是,对于以前辈自居的她,她只是报以微笑就解决了。

  这让女神官很是不好意思,但也很高兴。

  「来吧,后面是酒。」

  另一方面,从腰间的瓶子里扑哧扑哧地倒上火酒来敬酒的,当然是矿人道士。

  「啊,圆……」

  接过酒杯喝了口酒的新战士,顿时咳咳地咳嗽起来。

  「哈哈!记住,和尚。这家伙是真正的酒鬼。」

  面带微笑的矿人道士继续向见习圣女敬酒。

  「那就喝一口吧,身体一冷就不动了。」

  「啊,啊,我不喝酒……」

  妖精弓手用鼻子笑着说,应该是为了掩护慌忙挥手的她。

  和「矿人的火酒之类高兴地喝的,那才一定是矿人吧!」

  一边说着一边摸索着袋子的她,「那!」一边用嘴说一边拿出叶子包。

  「于是出现了森林人的点心!」

  如果解开包着的叶子,就能闻到烤硬的点心的甜香味。

  「发出哇的一声,正好是正在倒酒的女神官。」

  虽然吃的机会不多,但森林人的点心,现在完全是她爱吃的东西。

  「嗯,1、1、1。我想给你喝点酒。」

  「啊,谢谢,谢谢。」

  妖精弓手得意洋洋地分发点心,见习圣女战战兢兢地吃了一口,然后一下子脸上放出光彩。

  像松鼠一样默默地贴着脸,她似乎也很喜欢这个。

  女神官也向妖精弓手献上白开水,眼角垂下。

  「呵呵,真好吃啊。这个。」

  「谢谢。那是我引以为豪的东西啊,引以为豪的!」

  妖精弓手炫耀着自己的胸部,矿人道士微微咂了咂嘴说:「啊,没有了剃头丸,喝酒的人就麻烦了。」

  「哈哈哈哈哈,啊,没有办法啊。」

  蜥蜴师傅看着沉迷于烧烤点心的姑娘们,给新战士水喝。

  「你真的很喜欢芝士吗?」

  「因为有喜欢吃的东西,所以没什么好为难的。」

  「甜辣是人的喜好,捕僧也喜欢肉而不是绿叶菜,单凭食性是不行的。」

  狮蜴大师火酒一饮而尽呼,赏月的从包里取出了奶酪的地一饮而尽。

  打开大颗,一口、两口地啃下双手抱着大小的大颗。

  口编集和纤细的小手,拉倒蜥赐僧人的指甲碎奶酪上轨道。

  见习圣女和新晋战士好奇地看着妖精弓手把它放进嘴里。

  「怎么了?」

  象丸吞一样地把猎物收进肚子里「呼」地吐气的身姿,妖精弓手哧哧地笑

  女神官这么一问,二人羞涩地说:「哎呀」、「啊」。

  「这么多的人数去冒险,真是太意外了。」

  「通常都是只有两个人……」

  啊。女神官得意忘形了。一开始自己也很困惑。。

  与奥加对决的遗迹之旅不过几天,已经习惯了。

  要说理由,简单明了地说只有一个。

  「很开心吧?」

  说着,两个少男少女对望了一眼,坦率地点头说:「嗯。」

  「总有一天,我也想增加更多的伙伴。」

  「啊,只有我不满意吗?」

  假惺惺地鼓起脸颊的见习圣女。女神官端出茶杯里的白开水。

  双手接过“对不起”的名片,见习圣女边说边润喉。

  「不过,这么热闹,也不坏。」

  即使这样,也不能掉以轻心。

  就像泼冷水一样,满脸通红的矿工道士插嘴道。

  他一边斟着火酒,一边把胡须上的霜一剑砍下。

  「这么多雪精灵跳舞疯了的话,会被冰神的女儿吃掉的。」

  “这是什么?”妖精弓手饶有兴趣地探出身子。「神?天上的?”如果你是上古的森林人的话,难道就不听老话吗?」

  「有记得的和不记得的。」

  森林人被瞪了一眼也不发怵的态度,让矿人道士深深地叹了口气。」

  啊,「一个神也不是天上的指手画脚的人啊。原初的巨人,就是那一类。

  「巨人」

  嗯,记得是去年的节日……

  据说在收割节的高潮,暗夜人想叫他出来的是一个狡猾的巨人。

  我后来才知道,如果被传唤的话会怎么样呢?

  与此联想,伴随着永不褪色的回忆,穿着暴露肌肤的演出舞蹈复活了。

  为了避开突然变红的脸颊,女神官往白开水里吹气。

  妖精弓手颤抖的身体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矿人道士猛的叫了一声酒。

  「虽说众神的战斗游戏已经离我们很远了,但四方世界中确实还有能留下来的家伙。」

  狮蜴僧人道士,矿人的回答是「雪橇和あも吧」的承包。

  新战士和见习圣女害怕地紧靠在一起。在银等级中也很难想象「强」。

  「那些巨人们,自称是冰之神,正在吞食进入白分们领域的人。」

  「做得一手好菜。」

  「…………」

  女神官一脸困惑地说。妖精弓手现在也没出息的露出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我不知道是不是单片机,不过有传闻说这个人在这座山上。

  「不应该先说这个……」

  对着发出嘶哑的声音的妖精弓手,矿人道上的人耸耸肩。

  「先说了,小孩子们害怕了也会为难的。」

  「嗯,至高神啊……」

  天枰剑绝,泪目念神之名的见习圣女

  说起新战士,他的表情是,虽然很遗憾,但自己的冒险是否就此结束。

  嗯,我懂你的心情。而且也明白矿人道士的说法……

  「请不要吓唬我好吗?」

  稍微装出姐姐的样子来庇护你好吗?

  女神官稍微加强了语气说,矿人道士高兴地说:「哦,哈哈,对不起,大意了。」

  「是啊!矿人说的话根本不可靠……!」

  这个铁砧在说什么?胡乱的矿人道主义上的视线也丝毫没有改变。

  恢复元气的妖精弓手,得意洋洋地重新拉起着手修弓的蜘蛛丝弓弦,确认拉弓的状态,非常满足地说:

  对还没有从脸上摆脱出恐惧的两位后辈,他以笨拙的动作闭上了一只眼睛。

  「这样的家伙,就算有我也会射出去的,没关系的!」

  「那可不行啊。」

  除了两人之外,一党的反应都非常迅速。

  妖精弓手负责发射箭矢,矿人道手拿公事包,蜥蜴僧侣手持獠牙,女神官则负责煮汤。

  

 

 


 

  「诶?诶?」在困惑的新战士和见习圣女旁边,长长的白耳在微微晃动

  我说:「托您的福,我们也很为难。」

  用不慌不忙的语气说着,直立的白兔腰上带着山刀的,一直抽动鼻子

  「对了,我也不可能只吃一块烤饼,因为肚子饿了。」

  「小胖啊,一天不吃就会死。」

  兔子的山岳猎兵一边用门牙啃着烤好的点心,一边满不在乎地说。

  像小鸡小鸡一样选择前进的道路是坡度较大的山路。

  「是什么?」

  作为紧随其后的女神官,真是喘不过气来。

  毕竟这里太高,空气太稀薄了。

  妖精弓手笑着说:「因为天空辽阔,气精四散。」

  「啊,继续吃的话就能一直动,不过,这个冬天是做的吧。」

  「的确……冬天很长吧。」

  就连多少有些锻炼能力的女神官也要拄锡杖。

  新战士还没有傲气,走着走着,但实习生圣女已经晰蜴僧侣的背上。

  「没问题吧?」

  「唉,微臣僧也带动身体和严格的。尽管不会徒然无效只人的体温也不错呢!」

  断蜴僧侣女神官的顾虑是这样说,往常一样笑着回答。

  但是,这种声音比平常更没有力量。对于蜥蜴人来说,寒冷是致命的。

  「你也像我一样戴上耳钉怎么样?」

  虽然不会因此而发生什么变化,但妖精弓手还是笑着说:也许是因为她原本就是生活在树上的森林人,所以她的一举一动都没有任何的阻碍。

  山刀在腰前面走的白兔猎兵的后面,用长脚轻快地跳跃追赶着。

  「啊,你不用贴耳朵吗?」

  妖精弓手得意地捂着自己的双耳,向白兔猎兵打招呼。

  「耳朵长的话很冷吧?」

  「我们有毛皮吗?」

  走在最后的矿人道士对着顿时颓丧的妖精弓手明显地叹了口气。

  「这个铁砧怎么样都可以,还没铺好吗?」

  即使在体力上没有问题,也不能只考虑手脚的长短。

  虽说山和矿人很有缘,但他们住的地方是山下。登山就在范胜之外吧。

  以兔子们的村落为目标的旅行,对于矿人道士来说是相当困难的。

  「再稍微、再稍微、一点点吧。」

  白兔猎兵这样说着,突然又跳过了一块岩石。

  「真是的,变成这样都是因为冰之魔女。」

  据说日兔人的村落,是那样地半和悠闲地生活着的。

  「胡子爷爷年轻的时候,山脚下的村子倒闭了,和只人先生等断绝了关系。」

  「在那样的过去……」

  女神官眨了眨眼。说起曾祖父,已经是近百年前的事了吧。

  白兔猎兵摇着长长的耳朵说:「不,不。」

  「但是,这是我们的感觉。」

  「也许还不到一百年。」

  白兔猎兵一声从岩石上往下一个地方跳,哎呀,微微歪着头。

  然后好像什么都没有似的说了一句「啊,那里」。

  「请注意下面的天空。」

  「哦!」

  刚说完,新手战就垂头丧气地沉入雪中。

  积雪屋檐吹到山脊和裂缝的雪凝固而成的雪块。天然的陷阱。

  如果落水就很难逃脱。大致上是当场死亡,其实不然也会很快死亡吧。

  「哇、哇、哇……」「吼!」

  贸然冒险也会就此结束吗?矿人道向惊慌失措的新手战伸出手来

  粗糙的手抓住还很细的手腕,一把拉了上去。新手战上雪上蹲。

  差点掉下来的棍棒幸亏把绳子穿在了手腕上,所以还没有放下。

  「啊,太好了……」

  「你在干什么?」

  断蜴僧侣的背从实习生圣女的尖锐的声音,新战士是「烦」。

  对见习圣女的声音感到担心的妖精弓手,在喉咙深处哧哧地笑了。

  「只人是看不见的,这种东西。」

  就像避开水洼一样,她跳过雪檐。

  她一边向这边招手示意安全路线,一边慢慢地歪着头。

  「嗯,没事就好了。那么,冰之魔女怎么了?」

  「对于我们来说,雷鸟啦,雪男啦,偶尔被同伴吃掉是毫无怨言的。」把戈山刀深深插在腰间的白兔猎兵,无奈地疲惫地摇了摇头。

  「今年冬天,那可不得了。」「从那个前阶段开始不是很了不起吗?」

  精灵弓箭手脸会变得厌烦的同时,嘶蜴大师围和转动眼睛了。

  - - -

  「弱肉强食是世界的伟大法则。」

  「可是冬天的时代到来了,如果每天都有雪男们来祝贺的话,我就受不了了。」

  因为其他的食物都被拿走了,那么到底是饿死还是吃死呢。

  不幸中的万幸,虽然理由很过分,但吃的步持和居民的数量是不平衡的……

  「我们只要不吃饭一天就会死。」

  重复前面的话,白兔猎兵轻轻地垂下了眼睛。

  「冬天的时代……」

  对女神官来说有在意的言词,不过,原来如此,本人的语气希罕也不是可笑的事。

  柯冰的魔女和他带领的雪男们袭击村子,抢夺食物,吃人。

  是冒险家出场的时候。

  但是兔子人的村落和其他地方没有交流,也没有纳税,可以说是这个国家的一部分。随着事情的发展,在王的号令下,军队也有可能发生变动。

  无可救药。

  不——

  「......至高神」

  嘶蜴僧侣的个子,实习圣女低下了头从圣印,紧紧地握着。

  这是为了什么而诞生的呢?

  为什么,自己被引导到这座山呢?

  她一定是确信了这一点吧。

  女神官照了照确认信仰的见习圣女的样子,点了点头。

  女神官的脸上自然浮现出笑容,但内心却很复杂。

  ———自己呢。

  地母神能赋予这样的使命吗?

  能不能继续发挥作用呢?

  不要怀疑自己的信仰。更不用说对神的这种感情……。

  ———哥布林杀手先生。

  突然间,女神官想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已经回到街上了吧,他会怎么想自己不在家呢?如果知道没有的话……

  不介意,又一个人去消灭哥布林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一分开,我的心就开始骚动不安。

  女神官发现自己非常想见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真是的。

  因为不是小孩子。

  「呵呵,呵呵,大家,已经在那里了。」

  在最后一跳中,女神官看到白兔猎兵展示的地方时,一瞬间就迟到了。

  「哇,啊……」

  您呢?

  在山脊和山脊的狭间,像裂缝一样的山谷中,有几个被穿穿的小巢穴。

  每一扇门上都镶嵌着涂得很漂亮的门,从门罗延伸出来的小路就像家徽一样。

  独人的和森林人的都不一样,那是兔子们的村落。

  可惜来来往往的兔子们的表情1长耳1略萎蔫。

  「啊…!」

  被见习圣女的叫声钓到,女神官问:“怎么了?”歪着头说。

  「嗯,看,那个…那里!」

  「啊,……」

  「村子里的真家伙。」

  嗯?女神官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在接下来的瞬间,她的呼吸变得更香了。

  「原来如此啊。」妖精弓手感慨地说:‘前人未到,真难啊。’居村中央,空荡荡的广场上有一根细柱子。

  「喂,妈妈!带来了至高神的使者哟!!」

  「哎呀!」胖乎乎的白兔太太高兴地拍了下手。

  「那就吃饭吧!”那就像迎接老朋友一样热情的接待。」

  薛白兔猎兵的家巢穴,只人小的入口,蜥蜴人也能休息的起居室。

  天花板虽然有点低,但是夏草的地毯是一条很适合伸腿的河,白兔的夫人的招待是多么的用心,不言而喻。

  她的客人知道了一样,莙荙菜的红色的根汤酱

  那是一根生锈的老拐杖。

  古朴的剑和天枰组合而成的古老匠心,古老的拐杖。

  至高神的保佑,救赎,的确就在这里。虽然是吃不惯的味道,但吃了一口,浑身暖洋洋的。

  「啊,拙僧真够了。」

  然后大家口中的料理,断蜴僧侣抱歉的说。

  「叶子怎么也不合口味啊。」

  「啊,对不起,我丈夫不在家,你怎么了?」

  女神官端着汤匙问了两句。

  「爸爸,你被做成美味的馅饼了。」

  白兔猎兵从中间的butle拿起生的松鼠啃,咕嘟咕嘟地说。

  「啊,对不起……!」

  白兔猎兵向慌忙低下头的女神官挥挥手说:「好,好。」

  「因为我们不在乎。死了也是没办法的事。」

  「... 比那个好吗?」

  妖精弓手一脸为难地说,想改变这个话题。

  「食物也被拿去了吧?让我吃这么多……」

  一小会儿,见习圣女用手肘戳了新战士的肋部

  新战士刚喝空第三碗汤,就失手说:「怎么了?」

  「啊,很好啊。」

  兔子的太太乐呵呵地高兴地说。

  「不接待客人,真是我们兔人的杰作。」

  「啊!」矿人道点头,用人参汁代替酒润喉。

  「为了旅人自己向火里投去身体的搬运话吗?」

  「上帝认可了我的心,教我们祈祷。」「也就是说……可以吃吗?」

  不知道样子的精灵弓箭手,蜥场僧人说:「也就是说。」

  「断高某蜴人嘶畅人的是森林,森林人的是兔子,兔子人有神话的事」

  「为什么不接待兔子人呢?太失礼了!」

  叫啊,吃啊。妖精弓手对煽风点火的矿人道说:「你说?」横日瞪着。

  “可是,这是真的。”兔子的太太愉快地眯起眼睛。「请跟我坐下吧。」

  接着又倒了第二碗汤,这时妖精弓手的视线也下降了。

  自古以来,没有人能战胜美味而温暖的、尽心尽力的食物。

  「那么,再来一杯……」

  女神官屈服于诱惑也是无奈之举吧。

  当然,那是因为兔子人的器量太小了。「那么,呃……关于冰之魔女。」

  清了清嗓子后,女神官开口说:

  余甘子的茶微苦,像药汤一样,喝一口就能让口腔清爽。

  话也说得很快,真是令人感激的事情。

  「嗯,刚才我也说过,深山里的雪男,对我们来说是常有的事。」

  「我想今年的冬天会很长,会很艰难。」

  对,对。伴随着震动地面的脚步声和脚步声,鼓声轰鸣,响彻腹部深处,妖精弓手和女神官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是冬天。是冬天。我们的季节来了。

  把魔法的牌子甩开吧。

  拿出咒语。发出声音。

  不要看什么骰子。

  智慧和力量是我们的武器。

  来吧,是决斗。来一决胜负吧。

  正如水之魔女所说。

  白兔猎兵用轻飘飘的双手捧着杯子,脚边闲逛边说。

  那是空旷的,雷鸣般的歌声。

  「这是什么?」

  妖精弓手慌忙摘下耳套,瞪大了眼睛。

  白兔猎兵一脸严肃地站了起来。

  「妈妈,妈妈,快躲到粮库。」

  「是的,是的。」

  「还有弟弟、妹妹、弟弟、弟弟、妹妹、弟弟和妹妹也请多多关照!」

  大山不需要弱小的家伙。

  屁股人的夏天过去了。

  山上也盛开着黑莲。

  是冬天。是冬天哦。我们的季节来了!

  「很快就会跳回来的。」

  慌忙催促的白兔猎兵和悠闲地回应的兔子的太太。

  从二人的视角出发,冒险家们——新米见习的二人以外——跳上了窗户。

  蜥蜴僧侣一展魁梧身躯,和矿人道士并排坐在一起往外看。

  「能看见吗?」

  「太天真了。喂,怎么样?」

  被问了的妖精弓手低声说「看不见哟」,长耳朵颤抖了。

  「但是听到的声音和脚步声有三种,敌人有三体。」「嗯,有啊。」

  白兔猎兵把立着的山刀狠狠地摔在了腰上。

  「我们三个老了,今天一定要砍头……」

  女神官用白皙漂亮的手指贴在嘴唇上,「嗯」的一声陷入沉思。

  敌人的袭击应该迎击。不必犹豫。

  ——如果是哥布林杀手的话。

  但是,那个人不会烦恼,但会思考后行动。

  歌曲。巨人魔女。

  我们也一起去吧。”女神官果断地说。

  “我就是为了这个才来的!”冒险家们毫不犹豫地点头。

  这次新战士和见习圣女也没有迟到。

  「啊,和奥拉他们决斗是很困难的啊?」「是奥拉!」

  听到山谷中传来的嘎嘎嘎的声音,勇敢的野兔少年蹦出了巢穴。

  矮墩墩的雪男是拥有白色毛皮的异形人型。

  与作为祖先的原始巨人相比衰弱了很多,乍一看像大型猿猴。

  但是身长却很轻地超过十英尺(约三米),全身都是肌肉膨胀着。

  对于小个子的兔子人来说,简直就是屹立不倒的巨人。

  「为什么要做呢?」

  「比力气的话,是奥拉他们的胜利啊。」

  而且,三个。

  脸上带着微笑的他们,是威胁这个村子的另一个威胁。

  说到「决斗」的,当然也是这些雪男们。

  我知道川暴是可以取胜的。这样的村落等于是木头人吧。

  如果那样的话,不是很有趣吗。

  所以雪男们才这么说。和奥拉他们一决胜负,赢了的话就帮助他们。

  而失败的人却喜欢上了。吃,把它当成玩具。

  当然,作为兔子人,这是不可避免的。

  与其被暴毙,还不如被杀。

  「好了,那我就跑了。」

  一只雪男这样说着,指着村子外的苔藓桃丛。

  「热这个果实,最初取得的东西胜利。好吗?」

  「哟!」

  野兔少年摩拳擦掌摆好架势,雪男喊道:「我!」一叫就跑了。

  他虽然不是村子里最好的,但是脚步很快,熟悉村子的地形。

  因为他死缠烂打,机智过人,所以想赢也不想输。

  雪男一步一步地踩了回去。

  「———X!?!?」

  尖叫声没有变成声音,取而代之的是从巢穴中观察情况的居民们发出了尖叫。

  依然

  雪男用两步的时间缩短了距离,第三步将苔藓桃连同树丛一起画了下来。

  「哈哈,奥拉赢了。」

  「啊,啊。」

  全身的骨头都像变软了一样。

  起初,她感觉不到疼痛,只是一种无法呼吸的冲击。

  可是到了现在,连一根手指的野兔少年都不能动弹了。

  因为痛苦而痛苦,这种痛苦会成数倍、数十倍地贯穿全身。

  就好像被雷击了一样,连想都来不及。

  直到临终,他都没敢这么做。

  他甚至没有注意到他被人抓住耳朵,整个放进嘴里。

  「嗯,小兔的小骨头多,肉少可不行啊。」

  「喂,什么啊,什么都要吃,还装成美食家吗?」

  「还是量少的好,寂寞啊。」

  「你会一个人活活地抓回来吗?」

  一边垂头丧气地咀嚼着,一边咀嚼碎碎的,香喷喷的会计。

  春运

  好不容易到达现场的女神官们,和战仆一起守护着。

  「太迟了……」

  他钻进阴暗处,双手紧紧握住锡杖,咬紧牙关。

  我不认为一开始就做好了什么。

  女神官拼命否定浮现在内心的软弱,并找到了雪男们。

  我最讨厌这种想法。

  至少不能说那天进了小鬼窝的伙伴们的行动是错误的。

  不要只说自己。应该是这样的。

  「怎么办……」

  见习圣女以无法下定决心的不知所措的表情喃喃说道:「决定了!」白兔猎兵说道。

  「下次我去!」

  「哇」的一声,新战士叫了起来。「你看过那个大胖子说不要了吧!」他慌慌张张地按住我,说:「好吧,好吧!」白兔猎兵挣扎着说。

  幸运的是,在肌肉力量方面,新战士似乎占优,所以女神官暂时恢复了确认状况的意识。

  敌人是三体。巨大,有力量。正如新战士所说。

  速度慢。但是因为体格的差异取消了。智慧如何?

  哥布林杀手先生的话…。

  女神官在脑海中浮现出他平时的举止。然后,照做了。

  「你怎么看?」

  「那么……」

  发出嘶鸣的蜥蜴僧侣转动着眼睛,觉得很有趣。

  感觉被看穿了意图,女神官垂下了眼睛。脸很热。

  「大个子男人,浑身都是智慧。这么说也没错……」

  卡

  断蜴大师这样说着,钩爪在孜孜不倦地敲着自己的头。

  「重要的是大脑相对于身体的大小,这个比例。单纯的聪明,也就是这个。」

  妖精弓手定睛一看,靠着笔挺的大拇指,用计算来读取。

  「不过,这里不适合居住。」

  在他旁边皱着眉头的矿人道士继续喝着他的酒。

  「在闹市中,如果让他们胡闹,那可不得了。」

  「已故,堂堂正正和正面决斗,正面拔剑上策?」断蜴大师这样说,这句话结束了。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呢?」

  一党的视线集中到女神官身上。被新手战士束缚住的白兔猎兵也看到了她。

  ——什么...........?

  女神官将白皙的食指贴在嘴唇上,「嗯」的一声陷入沉思。

  时间不多。手段也有限。要锻炼思想。不转动头的话。

  那个人也总是这样吗?

  这么一想,嘴唇稍微松弛了一下。

  稍微稍微,心情就轻松了。

  我想「做吧」。

  「手上有。」

  「我来陪你!」

  听到那凛然回响的声音,雪男们眨了眨眼。

  在兔子们的村子深处,从小楼的阴影里,走出一个身材娇小的小姑娘。

  是只人。他穿着神官的衣服,手里握着锡杖。是冒险家。

  雪男们面面相觑,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嚯,你吃了吗?被从头开始吃了吗?」「这样啊,把它当玩具也不好吗?」

  请多多关照

  「别过来,别过来,炸开了,从肚子里弹出来。」

  本人也没想到是**的在笑声中,女儿战战兢兢地强撑着身体。

  雪男们的笑声越来越在山谷中回荡。

  「我……」

  「她的名字不是任何人。」

  从川少女颤抖的声音后面,传来沉重的声音。

  如果被哥哥的雪橇和从地面生长,经相比的蜥场人渺小的身影。

  关于父祖,和眼前的人一决胜负。其他女儿也没有谁也没有您的”女儿慌忙蜥畅顾人低头的,哎呀,和雪都是歪着头。

  那个蜥蜴人混沌属的吧?

  不知道。也可以无视。干脆把它吃掉吧。

  但混沌属的话?如果是冰之魔女的朋友,事后被痛骂一顿是很抱歉的。

  而且,他首先是这样的。要吃还是妞妞的好。

  那就决定了。

  「好嘞,这样就好了。」

  和雪男中的一只,对本人来说是宽宏大量的了不起的动作点头。

  「那么,决定胜负的是什么?」「嗯,那么……」

  雪男们发自内心地欣赏着这个无关大局的姑娘,环顾四周陷入沉思的样子。

  没有什么事是一开始就知道能赢的胜负。

  不可能输。所以很开心。

  混沌属,祈祷者特有的傲慢,那可怕的思考。

  「那么,那棵树。」

  不久,女儿指的是村子外的一棵树。

  「最先掉落那片树叶的人会获胜……怎么样?」「喂,没关系的。」

  「还有……」

  女儿用略带不安的颤抖的声音补充道。

  「但是,不能触碰对方的身体,这样的约定…」「好也罢,好也罢。」

  该男子点了点头。看着在背后等待的同胞们,互相点头。

  可是,如果输了的话,点心是奥拉他们的特产。「可以吗?」

  「是的。」女神官点了点头。「怎么说?」

  「那样的话,那就是喂!」

  踏出一步的时候,他已经以为赢了。脑子里充满了以后的事。

  吃腻了生吃,在这里稍微沉迷于料理也不坏。

  做成肉末烤着吃怎么样?

  掐到不破头的程度再抬起。姑娘会像虫子一样扑腾地摇晃脚。

  于是就用一只手的手指戳那姑娘的肚子呀胸呀的。

  一定会唰的一声哭出来。然后在适当的地方干掉手脚。

  如果知道这种事会持续到死,那姑娘会是什么表情呢?

  后真的要一直敲到死,弄得乱七八糟的话,伞肯定会多一点。

  因为是刀刃所以迈出第二步的时候,他没有注意到。

  谁也没有看到女儿在小石头上缠上绳子,用力一甩的事情。

  小石头悠地飞过去,从雪男的头上飞过,击中了树干。

  随着沙沙作响的干燥声,树叶纷纷飘落,「做了……!」

  「啊,啊……」

  雪男一边吹着,一边转了一圈又回头。

  他露出獠牙想说的,是狡猾啦,还是刚才说的话啦。

  但是他下一瞬间看到的,是笔直朝自己飞来的杰。

  他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是那个撞击额头的声音。

  雪男连自己倒在地上的事也不知道,那个意识沉入了黑暗。

  有史以来,所谓巨人,不过是不擅长投石的人。

  「做了……!」

  女神官提高嗓门,指指一声不吭倒在地上的雪男。

  「赢了的我,…有权利!」

  断蜴大师「嗯」和雪点了点头,但当然的事我们不遵循这样的裁定。

  她激动地站起来,一边拍着胸脯威胁,一边大声吠叫。

  「动漫动漫被打败了。」

  但是一边呼喊一边走向女神官的那一只,还是不能说是聪明。

  他死去的哥哥一样,女神官交往,只没头的扼杀一份日报的事情吧。

  「上精,水精,做漂亮的褥子吧!」

  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矿人道士在脚边走来走去。

  眼看着雪变成了污泥,支撑着那块状重量的脚一下子沉了下来。

  「嗯,哦,哦。」

  「啊已经!为什么我最近老是做这种体力活……」

  当然,妖精弓手为了拉绳子而跑来跑去的事,连想都没想过。

  在这样的状态下,雪男的身躯倾斜着。

  雪男就这样伴随着惨叫声和轰隆声,摔倒在地。

  「怎么样?」雪像飞沫一样飞腾起来,头撞在倒地的拍子上,雪男失去了意识。

  「决斗的结果出来了!」

  到那时蜥赐僧人石淋的巨人bodleian根据礼仪制胜的刺。

  被血淋透的他发出的那声宣言,是巨龙的咆哮。

  和「如果向你献殷勤的话,下次就在这里,然后把你的脑袋轰掉,把你的心脏献给你吧!」

  「嗯,嗯……一。」

  成为最后一只狗的雪男,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断蜴人我们说做就做。不管是秩序还是混乱都没有关系。

  他瞄了一眼死去的兄弟,又瞄了一眼昏倒的兄弟,吓了一跳。

  在这一点上,他比他的兄弟们更聪明。

  「谁都不是!谁都不是,阿尼基被打了!」

  他慌慌张张地抬着兄弟俩,屁股上挂着帆,向着深山里出发了。

  蜥蜴师傅从心底满意地点点头,听着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嗯,这样的咸梅怎么样?」

  「是的,谢谢您。」

  女神用手托住单薄的胸部,舒了一口气。

  一脏就像警钟一样。能顺利进行,真的太好了。

  我不喜欢靠运气。

  「好...」「我把你打倒了……」

  她之所以回过神来,是为了以防万一。

  按住白兔猎兵的新米战士和见习圣女,正晒着太阳。

  「偶然,真的,偶然。」

  由于她的视线太过羞涩,女神官羞涩地笑了。

  「如果是哥布林斯雷,就会做得更好……」一定。他又补充道,两人都露出难以启齿的表情。

  ——为什么呢?

  她歪着头想,女神官是不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

  「可是啊,不是抱怨,是神官大人吧?」

  不可思议的是白兔猎兵好像也一样。他摇了摇长耳朵,客气地继续说。

  「那不是用来骗人的东西吗?好吗?」「啊。」

  以神官发出一种发自内心的意外的声音。

  「可是我没有碰过啊?」正如最初决定的那样。

  不久汇合了的妖精弓手,听了那句话无言地仰天长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