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新番

一起动漫 > 哥布林杀手 > 文章 > 分析 >

哥布林杀手第九卷官方小说第二章 游荡的小鬼杀手

时间:2019-12-20 来源:未知 作者:时代在召唤

   第二章

  “游荡的小鬼杀手”

  他说要把事情处理好。“会冻伤的。”

  “嗯……

  她一边慌乱地把手搭在衣服上,一边环视着好不容易滚进去的茅屋。

  也不愿意称其为家。房子的残骸,变成野味的骸骨。那种联想

  但是,勉强保持着形状的屋顶和墙壁的残余,挡住了雪风。

  虽然不能说这是在怂恿,但也不能再奢望了。

  “下雪真好。”

  他从墙上的洞里把外面的景象给弄乱了。

  在被白色的黑暗笼罩的夜晚中,有几只燃烧着的眼睛闪闪发光的寒冷天气,而哥布林们却若无其事地四处走动。

  但是,那个动作总是欠缺精彩,在流石上看不到干劲。

  哥布林这种生物总是把自己的懒惰强加给外界。

  因为下雪很冷,所以工作上偷工减料也是没办法的。

  “臭味也能散发出来。”

  这句直截了当的话,让饲牛妹一眼就能认出来,红了脸。

  “这边,不要看啊?”

  “啊。”

  “yagobrinslayer”背对着皮带金属脱落的声音,走向室内。

  虽然大部分都被掠夺了,但说不定还残留着什么。探索是必不可少的。

  不管怎么说,他就是哥布林杀手。关于找的东西,不是那么擅长的种族的打“……哎”

  伴随着擦衣服、用布擦皮肤的声音,牧牛姑娘小声说道。

  “笑啊……没出息……”“不想。”

  为了不发出声音,他小心翼翼地搅拌着腐朽的衣柜里的东西,回答道。

  然后可能觉得还不够,吐了一口气,又补充道。

  “以前老师教我的。”“老师的~ ~”

  啊。哥布林杀手点了点头。回敬一下,对自己来说是一个伟大的老师。

  “闹别扭的时候,身体会像石头一样放下沉重的东西,做好逃跑的准备”或“石头……”

  嗯,“老师是这么说的。”他继续说。“好像是没有放弃的证据。”

  他无视了饲牛妹的羞耻,把衣柜后面那张满是虫蛀的毯子拉了出来。

  在到处乱跑的情况下,外套被风刮跑了,这是一件连上等的魔法外套都无法匹敌的物品。

  哥布林杀手继续说着,把毛毯扔给了背后的她。

  “暂且不论,身心”

  “如果身体没有放弃,剩下的就是集中精神的问题了。”

  擦干后脱

  微弱的呼吸声和“嗯”的声音一两次。擦去汗水和粗糙的痕迹。

  是吗?

  哥布林杀手继续往房间的一角看,从腰辅手中抽出短剑。

  而嘲笑它的是不懂东西的笨蛋,徒劳忍耐的是不想逃跑的傻瓜。”就这样死了的话……”

  把利短剑的刀刃插进土间,立刻碰到坚硬的触感。挖出来。

  果不其然,用木板代替盖子,上间还埋着几个瓶子。

  流石上经过岁月的洗礼,大半是不行的,但是如果把干肉的特征削掉的话就没有问题了。

  “傻瓜。”

  “这样啊。”

  好啊。听到饲牛妹微弱的声音,高夫林杀手回过头来。

  擦拭身体,重新穿上内衣和短裤,把裤子挂在废材上的她手里拿着毛毯。

  他毫不犹豫地坐在她旁边,拿出削去表面的肉脯。

  “吃吧,总比没有好。”

  “嗯。”

  他点了点头,她也站在他旁边。柔软的身体靠近。

  撒上毛毯,仿佛要把两人包裹起来似的,饲牛妹垂下了头,遮住红肿的脸颊。

  “喂,有没有闻到味道……”

  “我不介意。”

  “那不是说有味道吗……”

  啊,饲牛妹的叹息变成白色,飘在空中。

  冷得难以忍受吧。她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没问题吧?”“嗯。”

  对哥布林杀手的话的回答声音也很小。每次听的时候都觉得失去了力量。

  饲牛妹吃着冰冷而坚硬的干肉,微微地暗着。

  哥布林杀手也从兜的缝隙里挤出干肉,一边咀嚼,一边捞起杂袋。

  明知道不能生火。但是,对那个置之不理也没有好的理由。

  不直接和雪有关的寒冷,

  ‘呼气’的戒指没有意义。

  如果变成……

  “喝了它。”

  他递过来的是变强壮的药水。

  在药液中摇晃着,饲牛妹眨了眨眼睛。

  “好的……药很贵啊……”

  “为了在必要的时候使用,所以买了。”

  “谢谢。”

  双手接过小瓶的她,吃力地拔掉瓶塞,战战兢兢地张大嘴巴。

  呲,呲地一声,咽了下去,呼出一口气。

  “嗯,好暖和啊。”

  也许是逞强,她笑着点了点头。

  然后“是”地递过来的小瓶,哥布林杀手“啊”地接过来,很明亮。

  微苦的药水,好像从内侧不断地给身体带来热度。

  “你可以睡了。这么冷,我还不至于死。”

  “……那个,反而不能安心哟…”开玩笑的。”

  饲牛妹的笑容紧绷着。他无视这一切,再次窥探着废弃房屋的外面。

  是逃离,还是等待救援。

  几天的话不会有问题。

  即使是在雪后的黑暗中,也不难逃脱哥布林的探索。

  即使这些人白天黑夜都能行动,但隐藏的地方之多和寒冷的条件是一样的。

  即使把身边的少女平安送走作为大前提,也觉得没有问题。

  当然,只是做而已。

  从那以后,对话就没有了。

  五感能认识到的,是她偶尔微微动一动就能记住的柔软和热情。

  呼气的声音在胸口上下微微漏出。

  在上外,哥布林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踢散着雪花,但无论哪一个,都给人一种遥远的感觉。不久,牛饲娘的试验就开始了。

  就像倚靠在哥布林杀手一样,姿态崩溃。

  然后___……

  伴随着一声巨响,所有的一切都被掀翻了。

  “哇,哇……”

  在她战战兢兢地站起来的旁边,哥布林杀手已经采取了临战的态势。

  毫不松懈地架起武器,低着腰防备的他的视线!在那之前。

  饲牛妹确实看到了。

  青黑色的庞然大物。长在额头上的角。散发着腐败气味的口。手里的巨大战刀

  牛饲娘惊愕地瞪大眼睛,喃喃自语似的挤出声音。

  “什么,那个。”

  “别乱说。”“好像不是哥布林。”

  一边痛苦着,一边摇晃着大地的巨汉的周围,一边谄媚着小鬼们。

  原来如此,那才是首领。

  “有印象的怪物。”

  他说着,仔细观察了怪物的动向。它说了什么?

  “诶,还没找到冒险者吗?”

  那只怪物张开了嘴,说起了混浊的瓮声瓮气,把脚边的小鬼踢飞了。

  “GBOR!?”

  “因为是这样,哥布林他们也没用……”

  在雪上翻滚,匍匐在地求饶的哥布林痛苦地说出了这句话。

  怪物把马车的残骸当作床头柜放在桌上,像打战鼓似的往旁边一扔

  好吧,对你们说了这么多,那个脑浆不知道吧“GBOR……”

  “好,快点找到吧。第一梯队有权利得到那个姑娘。”

  “GROGB ! GOBOGR!”

  “如果明白了,就鼓励他。”

  哥布林用尖锐的声音喊主将的指示,一边传达一边跑了起来。

  对于突然出现的哥布林他们的举动,哥布林秀场上的人低声咂舌。

  懂得提高小鬼们的士气的方法。恐惧,欲望。两者都是。

  这一招难对付。

  哥布林杀手下了结论。

  “不管是逃脱,还是等待救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站在一旁的少女颤抖得更厉害了。

  哥布林杀手伸出手握住,突然之间又放下了。

  “睡吧。”

  他把紧握的拳头放在剑上,静静地重复着。

  “睡吧,明天也很困难。”

  ……嗯。”

  饲牛妹点点头,乖乖地闭上了眼睛。只听了一点点,再也睡不着。

  哥布林杀手睁着一只眼睛,毫不放松地进入了梦乡。他必须那样做。

  “可怜见的人快要死了。在眼前哥布林逃走了。取得1分!”

  “我不知道。”

  回答的瞬间,他的头被狠狠地打了一下。

  ——老师握紧冰块,用力挥拳。

  虽然他被踢到了冰洞的地板上,但是他已经分不清冷和痛了。

  为了躲避下一击,他起身环视四周,但依然不见师傅的身影。

  “啊啊,真可怜啊!在你面前,那家伙会死的!哥布林逃走了!”

  完蛋了啊!在黑暗中,不露面的老师执拗地贪婪着什么。

  这是把他扔到雪地里收集起来的果实。

  他知道,即使是在只有冰雪的深山里,也有令人惊讶的食物。

  “什么呀,我不吃了,你再来点!这是我的份!”是他点了点头。

  虽然他已经习惯了老师的毒辣,但他没有把采来的粮食直接倒掉的想法。

  一点也没想到。

  毕竟老师一直教育我“要诚实”。

  “啊”,老师发出下流的声音,吐了个嗝。“只是双方都不说罢了。”

  “两个都不行吗?”

  好惨啊!”

  顿时脸上粘上了一层湿漉漉的东西。

  是老师吐出的果实的皮吧。他无言地擦了那个。我不想成为冻伤。

  “那就是不明白问题的意思,看不到现实的人会马上死掉的。”师傅说着,又把果实的皮吐了出来。

  “可是啊。”

  老师把话说完。虽然看不到他的身影,但我知道他很讨厌地笑了。

  “答案就在这里。”

  “碎片。”

  本来,在这种情况下,我就傻气了。”

  在冰洞里,传来了连这个世界都想不到的笑声。

  接着咀嚼的声音从乱七八糟变成了乱七八糟。是蘑菇吧。

  他想了一会儿才问。

  “可是,那样的话该怎么办呢?”

  “怎么办?”

  下一瞬间,青白色的光芒掠过他的鼻尖。

  闪闪发光的短剑刃摆在眼前。刀尖微微刺进脸颊,渗出血来。黑暗中,溃烂燃烧的农民的眼睛就在眼前。农场的老大爷笑了。

  “为什么女儿啊,可爱的人啊!”

  “嗯,嗯……”

  睡眠浅,所以醒来不舒服是理所当然的。

  夜很长,梦很短。促使他清醒的是有什么东西在他身边活动的迹象。

  “起床了吗”

  “………”

  饲牛妹慌忙跳起来,用毛毯遮住下半身,然后用双手捂住了嘴。

  盖上后不知道理由,眼睛眨了一下。

  这是哪里?不是自己的房间。有他。和往常一样。

  “早上好。”

  “啊。早上好。”

  是吗?思考终于跟上了现实,她点了点头。

  在如同废弃房屋的屋顶下,情况没有任何变化。

  浑身发抖的饲牛妹,不一会儿就偷偷地往外看。

  至少在可以看到的范围内的雪地上,看不到哥布林的身影。

  ——太好了。

  终于松了一口气,她也舒了一口气。

  他和往常一样,检查着装备。

  生锈的铁头盔,脏兮兮的皮盔甲,腰上带着半截的长剑,手臂上是一个小圆盾。

  牛饲娘坐在地板上抬头看了看,然后轻轻地叫了一声。

  “没听说今天怎么办?

  他“嗯”了一声,然后告诉我她问题的答案。

  “不管是逃离,还是等待救援,都需要下一个铺垫。”

  “在这里不行吗?”牛饲娘环视着四周。他说:“昨天没有找到。”“那么今晚就会被搜索。”“而且,还需要其他食物”

  “食物……”

  饲牛妹想起昨晚的酱干肉。完全没有吃的感觉。

  要是那时不掉的话,就能吃了。

  不知道他是怎么收到她低着头陷入沉默的,静静地继续着。

  “在哥布林睡觉的时候完成探索,在这里等。”

  “啊,是啊。”

  即使是今天,饲牛妹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说那种话。

  那么,他肯定更不明白。

  “为什么?”

  一声令下就出来了。

  也不可能这么说。

  饲牛妹“啊”的一声,在视线中彷徨,寻找答案。

  在房间里没有找到。外面,雪中也是。牛姑娘捂着胸口。

  “啊,如果我一个人被哥布林发现的话,我什么都做不了……”

  这是事实,是她做得很好的理论报告。至少现在想想。

  一个人早…这个嘛,嗯,是有的。

  不能否定这个。饲牛妹双手紧握在胸前,远远地看着他。

  “……怎么,华丽的”

  情况在她能理解的范围内都知道。我打算知道。

  所以这次,如果被说没想任性的不行的话,那就做好了。

  “嗯。”

  “啊…”

  果然,他想。饲牛妹摇了摇头说:“没有。”

  对“好啊……不要介意。”

  “比11个地方都难找到一个地方,我的判断错了。”

  “嗯?”

  因为很老实。本想这么说的饲牛妹,突然摇了摇头。

  “确实,身边只要有事,我可以应对”

  “…也就是说,在一起也很好,事. .”

  “快点。”他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简短地说。“浪费时间”如果有需要的东西就拿走吧。

  这么说着,他回避了饲牛妹慌忙寻找黑暗范围。

  首先是自己现在戴着的,昨天他扔给我的毛毯。

  这外套代替难堪,或许比阴森的空气吹着下半身好。

  “啊!”

  饲牛妹一下子红了脸,拿起了挂着的裤子。

  就这样硬着头皮把腿和屁股挤进去,想办法勒紧腰带扣上增肥的道具。

  你不介意这里吗?我希望你不要在意。

  “嗯,还有,武器……”

  很明显。

  “如果你陷入使用武器的境地,最好逃走。重石是碍事的。”

  “嗯,嗯……””

  “重石”这个词让我想起了昨天晚上的对话。裤子干了真是太好了。

  虽然只有一张毛毯让她感到不安,但她没有再反驳,而是顺从了。

  “我走了。”

  “嗯。”

  我不是本意,老实说我不想承认。

  但是,他是她的青梅竹马,是哥布林杀手的。“没有警卫这样的人”

  废弃村庄的残骸,从阴影处向阴影处慢慢地移动着。

  受奥加(这个名字他不记得)之命,带着困倦的表情到处游荡的小鬼。

  哥布林斯基从背后把手伸进一只手附近的嘴,然后用剑割开喉咙让它睡觉。

  尸体的藏身之处到处都是。扔进雪地里就行了。

  流过的血也会被暴风雪慢慢掩盖吧。雪也不全是坏事。

  “我走了。”

  “嗯,嗯……”

  牛姑娘瞥了一眼小鬼尸体被埋的方向,自信地跟在他后面。

  “找什么吃的?”

  “期待村里的粮食。”

  看了昨天晚上的肉脯,哥布林杀手不得不这么判断。

  而且即使还剩下可以吃的东西,哥布林他们早就动手了吧。

  把积雪做为遮挡物,悄悄看哥布林们的情况。

  由于降雪而形成的白色的黑暗,单纯的事实是哥布林的同伴。

  只有人不能看透黑暗,也怕冷。

  紧紧贴在背后的牧牛妹虽然披着毛毯,但浑身颤抖着,只要轻轻转动一下钢盔,就会发现她的皮肤苍白,唇色也不好。

  狩猎是不可能的。

  对她的负担很大。而且很有可能被哥布林发现。

  不。他摇摇头,纠正自己的思考。

  被哥布林发现的可能性很高,对她的负担很大。

  不要搞错那里。差点又犯了同样的错误。

  如果列错优先顺序,最终会导致她死亡。

  在许多情况下,哥布林的死亡是无法终结的。

  你还记得苔藓桃吗?”

  哥布林杀手小心翼翼地说。

  牛饲娘瞬间“啊”的一声,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但马上点了点头说“嗯”。

  “是熊的葡萄吧?又小又红的果实。村子外有吧?”

  寻找那个。哥布林杀手说着,抬头望向天空。

  带有口音

  不断吐出雪的铅色云,厚、重、暗。

  风很大,雪量没有变化。没有鸟的气息。但是,如果在的话。

  “如果有鸟,那附近就会有果实。”

  知道了。……饲牛妹一副认真的表情重复着。“苔藓桃……其他呢?”

  “寻找岩菇。”

  “岩菇。”

  哥布林杀手想了一会儿,笨拙地动了动手。

  “或者“扁平,黑色的,蘑菇。”

  “啊,我知道。

  牛姑娘笑着说:“那是吧。”

  因为寒冷、恐怖和紧张而僵硬的笑容,怎么也说不出是笑容。

  但是,哥布林杀手点了点头。“啊!”心里的声音微微颤抖。

  “注意周围,前进吧,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但是,我不得不说。

  不能生火化雪,也不能去被小鬼盯上的水井,二人之所以能得到水,是因为村子的尽头有一个冻结的池塘。

  “……我不太明白。”

  “雪是沿着地形积起来的。……再加上有水井就有水脉,这应该是农业用的吧。”听到牧饲牛妹的话,他把短剑放在冰块上,边削边说。

  在“哥布林们不会注意到这种东西”的工作期间,监视周围的人是牛饲娘的作用。

  她一边抱着用毛毯包裹的肩膀一边环顾四周,身体颤抖着。

  “如果水井能够使用,那就太好了。”“哥布林也是这么想的。”

  没办法。说着,他用短剑继续工作,不久就在冰面上穿了个洞。

  把手伸进去,确认水的状况。没有浑浊,像清水一样。

  “生病啦,没事吧?”

  “既然有村子,就不必担心了。”

  张着脸的他从杂袋里拿出一根细细的黑管子。

  一端朝水中,另一端含在嘴里吸食,管子里装满水后,再插入水袋。

  之后,把水袋放入事先挖开的雪坑里,水自然就会流入。

  一边留意着四周一边看着工作的饲牛妹,不可思议地歪着头。

  “这个管,是什么魔法的唱…”

  “是把树液倒进筒里凝固的。”“只是水袋比水面低而已。”水从高处往低处流。虽然是这么个道理,但他不擅长解释。

  “嗯……

  虽然有点半信半疑,但饲牛妹还是坐在了他的旁边。他一边把手放在腰间的剑上,一边警戒着周围的人,陷入了沉默。

  饲牛妹轻轻地叹了口气。

  虽然不是很喜欢,但是很想在他身边。离开的话,一定会死。

  ——是的,我不想让别人这么想。

  混合着白色的叹息声,放饲牛妹把自己的心情向外放走了。

  如果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他,现在也交给他的话,该多轻松啊。

  这样的话,一切都完蛋了。

  不管他怎么想,对她来说都是这样。

  “你知道很多吗?”

  但是,如果你只是看着他的样子,

  心里想不通,说不出话来。

  “我通过学习。”

  简短的回答。

  这样啊。”

  抱着擦,靠近丰满的胸口。

  牛饲娘这样说着,抵御寒冷吧!

  “给的东西啊,你。”

  “……不。”

  他低声悠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藏在巧铁盔里,不知表情,但日线好像笔直地对着水袋。

  “老师常说*****。”

  “老师……是你吗?”

  饲牛娘眨了眨眼。打从心底感到意外。我实在不这么认为。

  他稍稍把身子靠在他身上,转身看他。

  和平时一样的,廉价的铁头盔。

  “我不能没有想象力。”他说。“所以,马上就会死。”

  饲牛娘说不出话来,想办法寻找。

  ……你不是还活着吗?”

  不活下去的话就麻烦了。马上之类的,是非常讨厌的,不想考虑的话。

  所以,他对我说,不要做任何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你不可能做那种事。

  你觉得自己比谁都强吗?

  你是个随处可见的笨蛋,不可能做得比别人都好。

  “哦……”

  饲牛妹撅起了嘴。总觉得没意思。

  连面都没见过的老师,让我觉得他被愚弄了。

  “要是在场的话,我会生气的。”

  “但是,我经常告诉你,答案就在你的口袋里。”

  她一时没能理解带着神秘色彩的词语的意思。

  歪着头,他笑了——看起来像笑了一样。

  带着怨恨性思考,做自己能做的事…我在想,我能做的事…

  “什么都行。”

  “什么都…”

  “是的。”

  他伸手去拿水袋,摇晃里面的东西。“噗”的一声。

  确认里面塞满了东西,和另一个空的东西交换。

  又开始灌水了。

  “喝。”

  “哇。”

  他把那个装满的水袋扔给了她。用胸口,轻轻地接住。

  “吃吧,还会动的。”

  “啊,嗯。”

  饲牛妹点点头,在路上捡起来,摊开包在手帕上的苔藓桃子。

  味道暂且不谈,但分量远不及一双靴子那么多。

  “你呢~”

  “有这个。”

  说着,他从头盔的缝隙里把又黑又脆的蘑菇塞了进去。

  虽然发出声音咀嚼着,但对于牛饲娘来说,怎么也看不出有什么意思。

  或者说,就那样就能吃…。

  她“嗯”的一声,“好”,从他那抢走了剩下的半只蘑菇。

  然后“嗯!”把苔桃压上一半。

  “……””

  “半个,来吧!”

  不容饲牛妹分说。

  她趁他沉默的好机会,把蘑菇放进了嘴里。

  打算知道状况。

  什么也没有好转。

  但是水是凉的,蘑菇是硬的,苔藓桃是甜的。

        间章

  冒险开始前的故事

  虽然比礼服更便于活动,但跑完后,大腿会从下摆的缝隙里露出来,这让我很不好意思。

  最后,她对不太习惯的服装的感想,使她在走廊上奔跑时感到很不自在。

  长长的走廊,像踢毛的纤毯一样跑过,推开最里面那扇厚重的门。

  “不是,陛下!我是来报到的!”

  嗯,这次是什么?天上的陨石啊,邪教的阴谋啊,火龙也飞过来了啊,我出来!“陛下”

  在办公桌前的坐位旁边,直截了当地说出这句妄言的是赤发红衣主教。

  头发稀少,头发稀少的随从,就在办公室门口旁边,暗暗地摇着头。

  金狮的美貌和宫延的美貌都是值得称赞的,但在疲劳困难值的情况下,她们的美貌就显得逊色了。

  国王的妹妹现在是地母神的信徒,也有,不禁苦笑了一下:“没事吧?”歪着头说。

  年轻的国王深吸一口气,说:“放心吧,这才是王侯贵族应有的姿态。”

  然后,经历了残酷的经验,却依然,无云的妹妹的身姿,晕眩地看著。

  当然,那是表面上的事吧。你一定表现得很开朗,不会让人担心。

  但是能够打消这种顾虑,无疑是成长的证明

  的地母神的指引吗?王在内心短暂地向众神表示感谢,点了点头。

  “那么,请听来自地母神的寺院的报告。

  嗯,如果不让知识神和日历打交道的话,我有不能断言的地方。

  今年的冬天还是很长哦。

  “不是说气候不好吗?”

  “从北山吹来的风,比平时更冷……夏天里也没有什么征兆”“这次是天灾吗……”

  “……商家有点担心啊。”

  伴随着王嘎吱嘎吱地靠在椅子上的声音,寂静的声音凛冽地响起。

  难怪王妹“哎”的一声瞪大了眼睛。

  在办公室的一角,在访客用的桌椅上堆积如山的文件的是一个不起眼的女商人。

  感觉和之前在某个地方的晚会上看到的令令很像,那么!?

  “大家都担心挨饿,都不卖,要是存起来,钱和粮食就转不过来了。”

  “……结果就和饥钟一样了吗?真是不好意思啊。”

  果真是可以信赖的人吗?只见他向红发红衣主教递了个眼色,点点头。

  ——那样好吗?

  王妹的脑回路很简单,哥哥的亲人就是自己的亲人,就这样结束了。

  “还是得派冒险家来吗?需要一个侦察兵。我想要一种不逊色的技能。”

  对于二人的对话,王妹毫不犹豫地插嘴——自己的疑问。

  “在军队是不行的~ ~”

  “军队是要打仗的,毫无根据地寻找北方边疆。

  不是让你做的。”

  “…而且调动军队的话,从准备到粮草到事后,又是钱的问题。”

  国王苦笑了一下,对补充白他们的话的女商人说了句“嗯”,点了点头,放松了脸颊。

  “如果认为只要派遣军队就能解决所有问题,那么士兵和氏就可悲了。”

  没有无限出兵的魔法壶。因此有冒险者出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就麻烦了。

  虽说如此,无奈还是会累的。那么”

  王对着书架,看向打开本年度版冒险者武鉴的女商人。

  能送回北方群山的冒险者,在王都附近吗?

  善于探索,反应敏捷,生还能力强,技术高超……。

  “真是的,虽然愿望也很美好”“虽然好像只有一个人……”

  一副为难的表情,女商人歪着头,用精致的手指比划着页上的记述,说:“您真是个非常挑剔的人,能不能接受,我也不知道。”

  “不管是纵向还是横向,都要准备一份长合同寄过来。”

  最后给你一个你期望的财宝。国王半自暴自弃地说。

  “如果你喜欢冒险的话,那你只会乘坐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