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新番

一起动漫 > 哥布林杀手 > 文章 > 分析 >

哥布林杀手第九卷官方小说第一章 毁灭的预感

时间:2019-12-20 来源:未知 作者:时代在召唤

  第一章“毁灭的预感”

  在白雪中,黑色的东西一下子散开了。

  GOROBOGO!?

  混浊的悲鸣不是人的东西。

  嗯,那是小鬼的声音。

  趁着狂风肆虐,哥布林手忙脚乱地摇晃着手。白刃在冰冷中奔跑。

  “哇”的一声,之后就什么都听不见了。

  ———不。

  眼睛的另一边,有一个随意前进的身影。

  是冒险者。

  嗯“嘎”地一声,之后就什么都听不见了。

  廉价的铁头盔,肮脏的皮盔甲。手臂上盖上小圆盾,手握快刀的冒险者。

  全身被鲜血和雪花染红的斑斑,刚刚夺去生命的男人,坦然地说。

  “五?”

  既仁慈又冷酷,美丽的冰雪舞者、精灵们已经把所有的谎言都遮盖起来。

  不,对她们来说,纯白才是美丽的,也许只是覆盖了整个世界。

  不管怎样,新制造出来的尸体也很快就会被雪的遮蔽物抹去吧。

  大体上,对他来说,活着的话倒也罢,死去的哥布林等琐碎的事。

  他一边加强周边警戒,一边在无声的降雪中前进,声音仍然很低。

  “我走了。”

  心里的声音很微弱,颤抖着,像在地面上击打的鞠一样地弹跳着。

  雪中,拼命追着他的背的姑娘,脸色苍白地跟在后面。

  “亦毛的,拥有丰满肢体的少女。颤抖不仅仅是因为什么都被冻住了。”

  一。

  “啊,你的意思……”

  “没问题。”

  他说着,稍微思考了一下,然后像是想起来了似的补充道。

  “我和周围的人也一样。”“没问题吧~ ~”

  真是无法安心的状况。但是,她硬是把绷着的脸松弛了下来。

  他的笑容和平日里浮现的笑容一点也不像。

  “嗯,大丈夫。”

  他点点头,低着腰,毫不大意地走了起来。她在后面慢慢地走。

  她不停地观望着周围的情况,掩饰不住自己的恐惧。

  坐在尼元木材上的他的父亲吓得全身发抖。

  雪下,到处都是枯朽的树木。石头也是。恐怕人的骨头也。

  这里曾经有一个村子。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并不是他和她生活过的村子。

  那个村子已经成了荒地,训练场的建设正在进行中。

  村子毁灭等,随处可见。哥布林也好,瘟疫也好,龙也好。

  他知道那个。她也知道那个。

  虽然他理解了,但是她还没有感觉到。

  伴着吹雪的凤声,小鬼们低贱的咀嚼声回荡在空中。

  她现在才明白,踏入小鬼的领域到底是怎么回事。

  “下雪啦”

  冒险者的窗户被涂成白色。

  在森林人的眼里,这就是冰雪姑娘们跳舞的样子吧。

  妖精弓手手托着腮,摇晃着长耳,望着外面,高兴地笑开了。

  “冬天果然不是这样的。又冷又冷,风也很猛烈。”

  “作为拙僧,如果被冷却的话,就会连同血脉一起断送。”

  说起划拨蜥踢大师,火炉转动和竹条队尾。

  其他的冒险者们绕远路,但是“没办法”的观望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管怎么说,这是不是一个很粗野隔热蜴人来到边境的街附近,已经两年也会的。

  吓了一跳的都是最近在gild登记的新人。

  嗯“什么啊,锻炼的方法太多了!”

  像在里面跑来跑去的狗一样兴奋地打开门,女骑士冲了进来。

  背后是一脸厌烦的重战士和半森人的剑上的少年侦察兵。

  看她全身都是雪,大概是配合女骑士的练习吧。

  少女巫术师端着中斐醇和的卫萄酒,女骑士坦然接受。

  “世界上都说金刚石龙!”“众神的领域还很远呢。”

  蜥蜴师傅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像蹭来蹭去似地靠在壁炉上说道:“啊……啊!”

  都看不下去的样子,也不改变平时忧郁的样子,魔女点着指尖说。

  如果像投射火球一样将其放出,就会燃烧成炉火,一举转化为火焰。

  “哦,真不正经……!”

  和奇妙的合堂女神本质的蜥赐僧侣,女巫是药和喉咙深处滚的笑。

  她的手一招一招地招手,但枪使却重重地坐在她的身旁。

  夏:“要是种族差异就糟了。”

  “咕嘟”的一声,端出的是盛满了酒杯的蜂蜜酒。

  “……”

  “芝士不一样,但不会变成‘甘露!’。”

  “嗯。”

  蜥蜴师傅喝了一口气,叹了口气,陷入沉思。

  “意思不一样啊…”

  “你舌头好怪,好恶可不好。”

  “哈哈哈哈哈,毕竟拙僧是肉食啊。不能吃叶子”那样的轻口跳出来的时候,身体也比刚才暖和了吧。

  妖精弓手看到他恢复了原来的状态,“啊”的一声笑着戳了他的后背。

  “啊,那我们是什么?”

  “啊,‘蒲公英’吃了吧。吃坏了就吃坏了。”

  妖精弓手对突然从厨房探出脸来的矿人道士说:“真狠!”长耳竖起来。

  “有点矿人,那是种族歧视!”

  “吃肉,吃肉。所以你活了几百年也还是铁砧!”

  “别小看我!”妖精弓手愤然将那单薄的胸膛向后仰。“1000年啊!”“真是太骄傲了。”

  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把白胡子捋了起来,矿人道士端到酒馆中央的桌子上的是大锅

  里面,白薯、肠子、培根被一堆一堆地塞进去,咕嘟咕嘟地煮着。

  看到厨房,兽人女给说:“这是我们的特制的!”举起手,竖起大拇指。

  “做兽人煮的农场人!”

  ……的矿人风味。叫我,吃吧。”

  放在一旁的锅里冒着热气。

  因皮肤和寒冷而蜷缩在一起的新战士和见习圣女,以充满物欲的表情走了过来。

  好不容易两个人从灭鼠的战斗中逃脱出来,生活还很困难。

  “好吗?”

  “不是很好吗?”

  面对战战兢兢地走近的两人,挖矿人端出了碗。

  对着热气腾腾的饭菜,少年少女面面相觑,下一瞬间跳了起来。

  “喂,吃吧,吃吧。”

  “嗯,啊。”

  就像一只小狗从外面滚进来一样,娇小的身体飞进了笼子里。

  浑身颤抖着,拂开开普上的雪的是女神官。

  她对着冻僵的双手吐气,对着温暖的空气放心地呼出一口气。

  “我回来了!”

  回来啦!”一翩一翩妖精弓手挥了挥手。“怎么样,神殿那边呢?”

  “还是因为冷,今年好像流行感冒。”

  和女神官说着忧郁地皱起了眉头。

  今年冬天真冷

  如果冰雪精灵只是栩栩如生,那就是自然的范畴。

  作为侍奉地母神的人,既不愤怒,也不叹息,只能应付……为了对付病倒的人们,把已经走出神殿的女神官也赶了出来,这未免有些过分。

  即使本人毫无疑问地认为“就是那样”。

  “只要不是黑死病或西方感冒就好了。”

  矿人道士一边这样说着,一边说:“往胳膊上舀出汁液,递给了女神官。

  面对温暖的饭菜,眯着眼睛的女神官双手接过“谢谢”,吃了一口。

  “好吃。”

  不经意间流露出的话语是无法掩饰的真心话。那种渗入身体内部的热度,真是一种幸福。

  “胡椒吗?”

  “舌尖上的火辣辣的,恐怕,一定是这样的。”

  女神官哼哼地点头,又点了一口,然后扫视了一下问围。瞳孔摇动。

  嗯,哥布林斯基……

  “首先,你要关注奥克伯格。”

  呆住了。妖精弓手的声音让女神官羞愧地低下了头。

  “如果你是哥布林斯基,今天就不来。”

  要说缺神官想要的答案,不是在酒馆里,而是吉多的事务所给的。

  度和上等的大衣连袖子露出了脸。

  一天的工作结束了的接待小姐,回家的准备和“工作吗?”

  嗯。所以今天我也早。

  不顾站起来的枪使被魔女逼着坐下,前台的讨厌的笑了。

  因为这个寒冷,有个村子无法过冬。因为要融食,所以送货。”

  女仲官的脑海中浮现出与哥布林斯基同居的开朗姑娘的形象。憧憬魔缺和剑之少女等年长女性的她,对牛饲娘也有自己的看法。

  那样自然的表现,是相当难的。

  “嗯,因为是稍远的地方,我想有几天是不会回来的。”

  “是吗……”

  女仲官对接待小姐略带寂寞的话语点了点头,然后慢慢地把太阳转向窗外。

  白色的黑暗越来越浓了。

  不要以为他就在索本的对面,自己就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必须振作起来。

  小安啦寂寞啦之类的感情过了头,女神官抖了抖脑袋。

  今天以后再也不想回寺院了。在外面练习投石也是不可能的吧。

  总之,做力所能及的事吧。

  想到这里,女神官说:“那个。”

  “如果可以的话,能再借给我一本怪物辞典吗?”

  “啊,你真用功啊。”前台小姐微笑着说。“好的,请稍等一下。”目送着像巨鼠一样往里跑的背影,松了一口气。

  女神官微微一笑,朝朝朝这边看的妖精弓手看了一眼。

  “什么?”“有一双温暖的眼睛。”

  我觉得不是。女神官为难地说,可是森林人却没有在意的意思。

  我不行啊!。 我不擅长那样。即使读了也只是有名的地方,一定是”特拉贡啦,巨人啦,吸血鬼啦。

  屈指可数的,的确如此,单从名字来说,女神官都听说过的怪物。

  所以她决定不再多说什么,静等接待小姐回来。

  首先读了goblin的那一页之后,不知不觉地最先读了那一页。

  总觉得很不好意思,她决定把交给她的辞典的真相隐藏起来继续读下去。

  “啊,真是的!”

  果不其然,对于尖叫着冲进家门的公主,牧场主竟然点了点头。

  “所以才说的吧。不要穿那种衣服。”

  “因为…”

  无力地进行抗辩的牛姑娘,难得地露出了马上就要哭出来的表情。

  肩膀突出,用蕾丝装饰的泡泡。

  紧身衣束腰强调胸口,带有红色褶的长裙。

  这与工作服、庆典时穿的礼服也不一样。这是一个无话不谈的陌生人。与平时不同的不仅是她的表情,她所穿的衣服也是如此。

  但是。牧场主用责备的语气对做了傻事的女儿说。

  “现在是冬天,还下着雪呢。”

  “嗯,好不容易买了新的……”

  撅着嘴说的台词没有肯定现状的说服力。

  得意洋洋地飞出去,肩膀颤抖地卷起裙摆飞回来……天冷了,裙子的腿和下摆都要被雪和泥弄脏了,而且很冷。

  里“那不就想穿了吗?”

  结果,捋起裙子,半翘半翘地跳了进来。

  作为牧场主,也只能目瞪口呆。

  如果穿了衣服又感冒,那可怎么办?”

  虽然是瞬间想起来的牧场主,但她并没有刻意去指责别人,是一个至今连这种事都没有做过的姑娘。酒落,走散,像上了年纪的姑娘那样的事大受欢迎。问题是!……那个对手吗?

  牧场主为了不让公主知道自己的意图,轻轻地吐了一口气。

  “下面不要穿裙子,要穿马裤,上面要穿外套。

  是啊……”

  公主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缩进了自己的房间。

  牧场主从紧闭的门望向窗外,望着雪中站立的甲胄,又叹了一口气。

  哥布林斯基看着下个不停的雪。

  堆积如山的行李,罕见的马系,在行李马车旁边仰望天空…。

  从铁盔的缝隙漏出的呼气,从白蒙蒙的烟尘上升到铅色的云。

  特别,并不是有什么关于雪的回忆。

  在雪山上被老师教导的种种事,作为回忆太过苛烈。

  现在他想到的是雪中行军的艰险性,以及哥布林。

  河、马、还有让护卫她。遇到小鬼该如何应对呢?

  叫同伴吗?

  眼神把她们当成朋友的不协调感,已经淡薄了很多。

  但是,这次的案件与其说是委托,不如说是非正式的,更接近于亲人的委托。

  那么,好吗?

  让你久等了!”

  突然一个明亮的声音从雪地里弹了出来。

  仔细一看,只见牛饲娘突然白喘了一口气,朝这边跑过来。

  从露在外面的肩膀窥视着的皮肤,在寒冷中燃烧着红血。

  为了躲避寒冷,她一边跑一边披上外套,迅速盖上了帽子。

  “怎么样?”

  “如果不冷,就好了。”

  “这样啊。”

  她像把衣服给哥布林斯基看一样,在他面前滴溜溜地转?

  “下面呢?”他注意到和刚才的不同,简短地说。“这样就可以了吗?”恩,“啊,裤子?嗯。”“穿裙子比较好?”

  哪一个更好?”

  低沉而短促的声音。牛饲娘是这样啊,一边摆弄着指尖一边思考。

  “裙子有点重,而且脚有点冷。”

  “那应该是裤子吧。”

  “但是,裙子不可爱。”

  ……不太明白。”

  说着,哥布林斯基一翩一翩地跳上了御者台。

  右手抓住马的缰绳,把空着的左手伸向牧牛姑娘,“骑吧!

  啊,嗯。”

  作为牛饲娘的少女稍微大,好好地手被皮笼手重叠。

  强烈抓往哥布林斯基无言的那只手,使劲车夫上调了对台。

  把稍微大一点的屁股收在他旁边,牧牛姑娘笑了。

  “啊,便当什么的……””

  “是你做的吗?”

  高夫林斯问,牧牛姑娘回答说:“嗯。”

  “拿了。”

  “那就好了。”

  牛姑娘得意洋洋地挺起丰满的胸膛,轻轻拍了拍哥布林斯基的手臂。

  钢盔微微上下摇晃着,缰绳发出吱吱的声音。

  马嘶鸣着蹄向前进。大车的车轮空旷地转动着,开始在雪地上打散。

  到粮食困难的村子,不过几天。

  免费送货。既不以上也不以下。

  世界上怪物飞扬跋扈,盗贼猖獗,没有安全的旅行。

  但是,那是平常的事没有任何变化,很平常的行程。

  这不是冒险。只是送货。

  就连哥布林斯基也这么认为。

  雪一直下着。

  在被涂满白色的世界里,只会听到车轱辘的声音。

  那声音的源头,是世界上一点渗透的黑影1大车马车上。

  在默默指挥缰绳的哥布林斯基雷旁边,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这么说,说什么好呢……。

  回想起来,和他一起旅行的短短几天也只有个是第一次。

  尤也和去妖精弓手的故乡游玩不同。

  与营段每天一起去送货不同。

  真不可思议啊。

  千铜娘下意识地抱着膝盖重新坐下,吐了一口气。

  不管什么时候在街上,我都觉得好像一直在一起。

  结果她就这样沉默着,只盯着他的侧脸。

  而且和往常一样,只能是不懂表情的铁头盔…

  -是什么表情呢……

  喂。”

  “嗯……”

  正当他陷入思考的时候,突然有人向他搭话,牛饲娘的肩膀微微颤抖。

  “什么?”

  不是很冷吗?”

  !“嗯,啊,啊,嗯。”

  “是吗?”

  千饲娘点了点头,之后对话就中断了。

  又过了一会儿,只有车轴和车轮摩擦的声音回荡在街道上。

  牛姑娘扭扭捏捏地在丰盈的胸膛前摆弄着手指。

  吸气,呼气。如果错过机会,就会一直这样下去。

  “啊,那个”

  “什么?”

  声音很短,很低。

  这是和往常一样的声音就知道了,不过,一瞬间身体。

  “啊……”

  语言突っかかり喉咙,把嘴闭上,重新召开。

  “哼,平时都说些什么呢……”

  “平时”

  去冒险的时候,等等。……那个,和大家?”

  他说低,即使没有马上回答。是在找语言吧。经常发生的事情。

  杆……特别是在”

  但是,回来的回答却如此之短。

  这样啊。牛姑娘小声说着,低下了头。

  盖着的帽子上积着雪,冷气一点一点地刺进身体。

  太冷了。

  呃。

  听到突然嘟囔的话语,牛姑娘眨了眨眼睛。

  我不擅长跟你说什么。

  ……。

  !明白。牛姑娘点了点头。以前是怎样的呢?但是,现在是这样。很好,明白。

  “所以。”他稍微停了一下。“所以……我在倾听大家的意见,并给予回应。”

  ……这样啊。”

  牛铜娘突然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仰望天空。

  从阴天的铅色云层中,我们看到了纷纷飘落的白雪。

  呼出的气变成了烟,在里面飘来飘去,飘来飘去。

  再见。

  “啊。”

  他抬头望着天空,眨着眼睛,放牛姑娘斜视着他。

  “我……可以告诉你吗?那个……什么都行。”

  话是一样的,答案是11次。

  可是,牛饲娘的脸上却闪闪发光。

  “那,那就什么地方都没有啦,休息吧!”

  嗯。

  “我和接待员们一起玩了。那个叫‘桌上练习’的家伙……他的口气好像对住在隔壁的少年很傲慢。

  这是无稽之谈。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被游戏甩了的设子出日的好坏。每天的天气和庄稼,牧场的家庭。

  他不在家的时候,在街上发生了一件事。其他冒险者们欢快的声音在雪地里迸发,在车轮的声音中消失。

  虽然空气还是那么冷,但牛姑娘已经不在乎了。

  到村子,即使考虑到是雪道,也没有那么大的距离。

  也有等待的人。所以不能毫无意义地迟到。

  尽管如此

  想再这样一点,是吗?

  想着那样不好意思的事,牛饲娘摇摇头和摇头。

  啊,对了。差不多中午了吧。要吃便当的话,在哪里停下来!”

  和。马车发出声音停了下来。

  或者“啊,在这里吃~ ~”

  哥布林斯基没有回应。

  他屏住呼吸直视着前方。

  然后铁头盔向右、向左快速移动。

  我是看着自己,不对。

  他的视线越过牛饲娘的视线,朝着眼前的积雪堆。

  嗯,嗯。

  不好对付。

  就在他恶狠狠地吐完之后。

  白雪一下子从地面喷出,飞舞着。

  瞪大眼睛的牛姑娘的身体被横冲直撞。

  就在她的头还在那里的瞬间,御者台发出了微弱的声音,有什么东西刺了过来。

  是矛……!?

  在雪地上翻滚的牛姑娘,对没有多大冲击的事情抱有疑问。

  不,答案很明显。注意到自己在他的怀中,她挺起了身子。

  什么,什么……什么!?

  GROORBB!!

  那混浊的呼声,是最有力的回答。

  GBB!GOROB!

  GROBR!

  从雪中不断地,把蒙着的布扔掉站起来的影子,影子,影子。

  丑陋的脸被欲望扭曲,手里握着各种武器的怪物。

  拥有像个孩子那样的体格和坏智慧,具有威胁性,是世界中最脆弱的动物

  …嗯,是这边!

  哥布林斯基毫不犹豫。他紧紧握住牛姑娘的手,箭一般地跑着。

  “喂,马和行李……不可能。”

  失败了。

  本来应该无视攻击,让马车全速行驶,甩开小鬼们。

  多亏了他,他很快就停止了思考。

  行动选择的理由很明确,答案就在手中。没有必要考虑更多。

  ? !

  GGOORBOE!?

  哥布林斯基用身体撞击,袭击了包围自己的一只。

  上了。

  趁着小鬼还没有完全适应状况的时候,用拔出的剑刺了鸠尾一击。

  在身体构造上,贯穿致命部位的哥布林连呼吸都不能呼气就会毙命。

  踢着尸体拔出剑,哥布林斯基不停地跑着。

  RGOR- GOBC“GBBC‘?

  爬行的杰,哥布林的怒吼,矛,尸体。不知道对哪个。

  对于从背后传来的胆怯的悲鸣,哥布林斯基用力握住了她的手。

  不能使用左手盾牌。其背后也岌岌可危。注意警戒,突破。这是多大的概率?

  小末吗?

  我感觉头顶上传来了设子被甩的声音。《宿命》和《偶然》都是屎。

  雪中,活着的被吃死的马的末了魔回响。

  哥布林斯基往背后看了一眼。她的脸好像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继续往上跑的他,没有比这更好的路了。

  “喂,那个孩子……!”

  她的手拉着她颤抖的担。

  “死了吧……”

  哥布林斯基什么也没说,继续向前跑。

  不是没说。没能说。

  也没看到她的脸。

  感谢哥布林们沉迷于马匹的掠夺。

  她会做出什么样的表情呢?因为他戴着铁头盔,所以才会这样。

  比起马,她也不希望让他陷入危险之中。

  如果从高高在上的角度否定这一点,又如何能做到呢?

  GOOROBC?!

  所以他把这一切都撞到了眼前的哥布林身上。

  不落后于上伙伴们——自己也想看好的眼睛,跑过来的哥布林。

  哥布林斯基一看到他的样子,就把挥舞的剑扔了出去。

  ?!

  从脑门上长着剑的哥布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仰望天空被惊艳。

  哥布林斯基一边跑,一边从小鬼的腰带上捡起棍棒。

  那是用骨头做的东西。恐怕大腿骨——那也是,一个人的。

  嗯……

  牛姑娘忍耐着涌上来的东西,把空着的手放在嘴边。

  没有时间蹲着呕吐。

  取而代之的是,她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如果放手的话他绝对不会做那样的事到底会怎么样呢?

  感觉自己一个人被放了出去,因为寒冷以外的理由而发抖。

  怎么办?

  牛饲娘用无法抑制的声音说道。

  街道在那边吗?”打“不能回去

  他的回答平淡而简短。

  哥布林埋伏在那里。

  那么……

  他说:“附近应该有村子。”“以前啊。”牛姑娘咽了一口口水,同时也咽了口气。

  ——如果有这样的妖精的话。

  “那个村子没问题吗?”

  话虽这么说,却只会让他为难,我很清楚。

  而且是这场雪。

  不管怎么说,他不认为自己能徒步回到城市。道路只有一条。

  ——如果是那个孩子的话。

  如果是和他在一起的女神官,会怎么做?

  饲牛妹从来没有想过要成为冒险家。

  但是,现在,她后悔自己不是冒险家。

  如果白分是冒险者的话……“我来了。”

  “嗯,嗯!”

  牛饲娘从半逃避的思考回归到了现实。

  和他的声音同时,有两个混浊的声音。越过暴风雪传来的。

  “GOROGBE !”

  “GBG!GOOBC!”

  哥布林!

  看到一个冒险家和一个女儿,就觉得已经赢了吧。

  被**的喜悦扭曲了脸,快要断掉的欲望让眼泪直逼的身姿。

  这在牛饲娘看来也很可怕,足以发出悲鸣。

  感到温暖的东西向下半身扩散,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但是,他不一样。

  “一乙”

  牵着牛姑娘的手,一下子深深地踩了进去,从最上端挥下棍棒。

  小鬼和独人从体格上就不一样。胳膊的长度和腿的长度都不一样。

  没能填满这遥远的时间,哥布林的头被吹得粉碎,脑浆被暴风雪迅速掩盖,尸体崩落。

  他一大笔

  作为代价,哥布林斯基手上的棍棒也碎了。骨头什么的,脆的时候就脆。

  “GGBBGRO!”

  看到武器碎了,剩下的哥布林笑了。

  手已经没有武器了。赢了。杀了这家伙——不,就在眼前……

  但事实并非如此。

  哥布林斯基毫不犹豫地将折断的骨头刺进了小鬼的眼睛。

  尖锐的骨头在柔软的眼球贯彻薄每眼窗的骨头,哥布林的大脑清楚。

  “当场死亡。”

  象被打了一样地摔倒在雪地,持续痉挛的(没翻译出来)。

  他踩碎尸体的手,夺去剑,调整呼吸。

  “能去吗?”

  “嗯,大概是……”

  牛饲娘不知道有什么问题。

  我只知道自己那张毫无道理的脸和样子。

  心:走吧。

  他明明已经注意到了这点,却什么都不告诉我。

  也许,顾虑

  牛饲娘“嗯”了一声,点点头,重新握住他的手。

  我无法想象我会放开那只手。

  那一定是从很久以前开始的。

  “GOROBG!!”

  再次响起可怕的喊声。他从很久以前就注意到那个了。

  牵着牛饲娘的手向前冲,毫不犹豫地向趁雪逼近的人挥剑。

  在白雪中,黑色的东西一下子散开了。

  “GOROBOGO!?”

  不是一个混浊的悲鸣声。丑陋的,扭曲的,那是小鬼的声音。

  趁着狂风肆虐,哥布林手忙脚乱地摇晃着手。白刃在冰冷中奔跑。

  “十”的一声,然后什么也听不见了。

  ———不。

  生锈的钢盔,肮脏的皮盔甲。手臂上绑着小圆盾,手握半截剑的冒险者。

  全身被鲜血和雪花染成红白斑驳,刚刚夺去生命的他,坦然地说。

  “五?”

  既仁慈又冷酷,美丽的冰雪舞者、精灵们已经把所有的谎言都遮盖起来。

  不,对她们来说,纯白才是美丽的,也许只是覆盖了整个世界。

  不管怎样,新制造出来的尸体也很快就会被雪的遮蔽物抹去吧。

  大体上,对他来说,活着的话倒也罢,死去的哥布林等琐碎的事。

  他一边加强周边警戒,一边在无声的降雪中前进,声音仍然很低。

  “我走了。”

  “嗯。

  她的声音很微弱,颤抖着,像勉强在地上打了一拳一样地弹跳着。

  千饲娘脸色苍白,追着他的背影,拼命跟在后面。

  嗯,你的意思是……”

  “没问题。”

  他说着,稍微思考了一下,然后像是想起来了似的补充道。

  “我和周围的人也一样。”“没问题吧~ ~”

  真是无法安心的状况。但是,她硬是把绷着的脸松弛了下来。

  他的笑容和平日里浮现的笑容一点也不像。

  “嗯,大丈夫。”

  他点点头,低着腰,毫不大意地走了起来。她在后面慢慢地走。

  她不停地观望着周围的情况,掩饰不住自己的恐惧。

  坐在尼元木材上的他的父亲吓得全身发抖。

  雪下,到处都是枯朽的树木。石头也是。恐怕人的骨头也。

  这里曾经有一个村子。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并不是他和她生活过的村子。

  那个村子已经成了荒地,训练场的建设正在进行中。

  村子毁灭等,随处可见。哥布林也好,瘟疫也好,龙也好。

  他知道那个。她也知道那个。

  虽然他理解了,但是她还没有感觉到。

  伴着吹雪的凤声,小鬼们低贱的咀嚼声回荡在空中。

  她现在才明白,踏入小鬼的领域到底是怎么回事。

  “啊,1也1,怎么办啊……”

  酒球场精灵弓箭手揉的事情,一样的声音。

  实际上,趴在桌子上手忙脚乱地挥动手脚的样子,看起来就像一个真正的孩子。

  “你真是二千岁啊。”

  “对不起,对不起。”

  “给我一个好地方吧。”

  矿人道士发自内心的惊讶之余,叹了口气,大口喝着酒杯。

  天色已晚,聚集在酒馆的醉鬼冒险者们之间弥漫着懒洋洋的气氛。

  雪很多,风很大,很冷。在这样的夜晚去冒险,不是缺钱就是有相应情况的人。

  “哥布林斯基也是个闲人。”

  刚才还在骂她坏话的女骑士,现在在仁复苏的大海上划着船,在仁复苏的大海上喝着酒吃完败仗,一边嘟囔着什么,一边说着“没办法啊”。

  雷:真是的,和小孩子们一样,一点都不奇怪。

  抬着女骑士的他,周围没有少年侦察兵和少女巫术师、半森人剑士的身影。

  两个年少的刀少年早早就睡在床上,重战士始终是女骑士的对手。

  “我们已经回去了,你们也不要再醉了。”

  “要把你女儿送到睡觉的地方,就像姬君一样啊……”

  “姬君真是厉害啊,太美了……”

  重战士无视了从肩膀上像空话一样的抱怨,摇摇晃晃地爬上了台阶。

  “哦”的一声目送的枪使,瞄了一眼女神官。

  “小姐可以不睡觉吗?今天也在神殿工作了吧?”

  “是的。”女神官眨了眨沉重的眼睛。“可能会有什么。”

  枪使毫无干劲,打了一个哈欠。

  “今晚我等你,反正我不会回来的。”

  “不是这样的……”

  又没有。女神官闻着魔女的窃笑,垂下了头。

  虽然已经看透了,但是羞耻的心是会发生的。

  “但是,什么都不做等待也是……对吧?”

  听到她这番话,妖精弓手耸耸肩。

  “那就做桌面演习吧。”

  妖精弓手说着,瞥了一眼空着的前台。

  下班后在雪地里走的前台小姐的身影已经消失,监督官也已经回家了。

  只是值夜班的职员一边用茶来掩饰睡意,一边在文件上画着便签。

  “面子不够,不能继续。”“那就……”

  贴在壁炉上的蜥蜴师傅,伸长脖子,巡视着。

  走向真正的冒险,这样的方法怎么样?”

  那也是面子不够啊!”

  更具体地说,应该说是前卫吧。

  小鬼杀手,女神官,精灵弓箭手,矿人道士,蜥蜴僧侣。

  因为是咒文使三人受惠的一党,虽然知道不能说奢侈,但这一党里纯粹的前卫却只有一人。

  女神官断蜴大师看了一眼。虽然我不能说他不可靠。

  “如果没有哥布林斯基,还是很严厉的。”

  “我不知道把那个奇怪的东西叫做‘战士’好不好!”妖精弓手一边说着亲昵的吃惊的坏话,一边咯咯地笑了。

  女神官也不能否认,暧味说“是啊”,但固定

  战士?

  她把细长的指尖贴在嘴边,若有所思的目光转向矛手。

  “……那两位,是组合在一起很长吗?”

  嗯,你?“啊!这么说,已经五六年了吧?”里说。

  刁。

  “那个…左右,是吧”

  回应着,魔女怀念地眯起眼睛,妖艳地松弛着脸颊。

  “在意……在意……等吗?”“呃……”

  被美丽的双眸凝视着,女神官惊慌失措地游移着视线。

  否定1太幼稚了。

  “有点……”“嗯。”

  魔女愉快地从丰富的胸口取出烟管,买了什么东西后用指尖敲打尖端。

  “啊”的丽气的灯光,魔女烦恼地摇晃着身体深深地一照。

  她以一副要亲吻的表情打开嘴唇,一股甜蜜的烟雾缭绕在空中。

  嗯,那个,我们家…

  喉咙深处发出一阵笑声,魔女说道。

  “您,过几天,对吧?”

  “嗯。”

  女神官噗的一声点点头,目光落在手上变温的牛奶杯上。

  过了多久,也就是不久的事了~

  成为银等级的冒险者?或者,一个人呆着不感到不安,或者——直到自己变得不再那么偏僻

  仿佛看透了这样的自己,女神官长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嘴里含着牛奶。

  “喂,那个。”

  “啊。”

  客气地打招呼是在那个时候。

  女神官轻轻咳嗽了一声,回头一看,是两个熟悉的冒险家。

  见习圣女和新战士———和自己同龄的他们,这个头衔也差不多要掉了。

  逐渐被使用的皮革链条和棍棒——说起来是细长的拐杖和腹部的剑。

  肩膀上像挂着一样挂着皮革的额头,可以说是另一端的战士。

  另一方面,圣女的外表虽然看不出来,但她的举止却很冷静。

  我是……

  到底是怎样的呢?女神官没有表现出那种心情,只是微笑着。

  “怎么了?”

  “其实我们这次是可以升级的……”新战士挠着脸颊说,已经内定了。

  女神官“啊”的一声睁开眼睛,立刻两手一拍。

  那恭喜了!”

  “就算了,还只是白瓷上的黑曜而已。”

  上十位到第九位。自己怎么样?在地下与老鼠战斗…不。

  正因为在那之前被他救了,加入了现在的一党,所以女神官才得以晋升。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即使在那个洞窟里生存下来,也会和眼前的两个人步调一样吧。

  可是,哎?女神官微微摇头。

  自己当时欣喜若狂地向他出示证据报告,但他说:“你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怎么了?”

  “这就是。”见习圣女皱起眉头。“报告给神殿,托宣……”证宣,是众神对信徒的启示,预言,同时也是使命。

  虽然不是谁强迫的,但很少有人会拒绝。

  即使拒绝也不会有什么利益。如果是为了杀小鬼而杀出一条血路的话。

  因此女神官马上就察觉到了。

  “听说至高神的考验有很多困难…果然?”

  “是吗?”

  见习圣女点了点头,一副走投无路的孩子的表情。

  到北方去吧。……”

  我们一直在城市周围,没去过雪山什么的。”我觉得如果就这样去流浪的话会死的。新战士一脸严肃地说。

  女神官用指尖贴在嘴唇上,沉思着。

  原来如此,我们自己在去年冬天,曾到雪山战斗过。

  那是相当宝贵的经验,如果自己也没有先到的伙伴的话会很辛苦吧。

  老实说,我也曾想过要回神殿帮忙,然后再等待!

  如果是他,他会怎么做?“哥布林?”

  “啊?”

  “不……”

  神官苦涩地笑了笑,摇了摇头。不由得嘀咕了一句。没有意义。

  虽然没有呼吸的味道,但这句话却在背后推动着我。

  小神官紧紧握住他的手,喝了一口牛奶,拿起锡杖。

  在倪界的一角,可以看到魔女点头。点点头。

  “我想帮忙。”

  声音有点沙哑。深呼吸一次。像祈祷一样说。

  “大家能和我交往吗?”“冒险啊!”

  最先做出反应的是妖精弓手。

  他把耳朵和右手伸直,宣布了一声,猛地一脚站了起来。

  “我乘上了!趁你不在的时候去冒险,给你白来!”……即使这样,剃头丸也会觉得很委屈的。矿人道士按住妖精弓手正要翻转过来的桌子说。

  他把桌上剩下的菜都塞满了,不停地转动颗粒。

  然后用火酒灌入,呼了一口气

  “鳞的该怎么办啊~ ~”

  “被人依赖是非常难得的事情,不能减少。”

  断蜴僧侣仍然从壁炉温暖,一边想郑重地说。

  “作为拙僧,没有什么不对。什么,即使冷了,也不会失去吃的东西。真是文明万岁啊。”

  “那样的矿人怎么办?因为胖,冷都不怕吧?”别把你的偏见一屁股都敲出来矫正

  用手擦去沾在白胡子上的污垢,在矿人道上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我不想反对……”“没有?”

  妖精弓手谢地摇着长耳。

  “报酬怎么办?”

  “阿子”

  不由自主地发出声音的,正是女神官。

  没想过……

  怎么办呢?……怎么办?

  找不到答案,女神官不知所措。

  刚才微微鼓起的勇气没有了。

  在他们的带动下,少男少女们也流下了眼泪。根本没有钱。

  和……。

  “哦,是吧……

  救出的船,象被插入一样从侧面。

  女神官一看,魔女就像喜欢恶作剧的孩子一样闭着一只眼睛。

  “关系很好啊。”

  “……是啊。”

  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默默注视着的枪兵叹了口气。

  着急的话,

  “这种探索的时候,发现的东西,收获平分是行吧”“啊,那,那么,就这样吧!”

  突然,脸上闪着光的新战士这么叫着,见习圣女慌慌张张地横冲直撞。

  “但是,我们需要的东西1除了神说的再合适不过的东西以外!”“怎么回事?”她无视皱着眉头的他,大声补充道。

  “嗯。”矿人道士满意地点了点头。“那就好了。”

  女神官什么也没说。

  他一下子坐在椅子上,目光落在手边的杯子上。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以妖精弓手为首,伙伴们兴致勃勃地热热闹闹地准备着。

  那种心情很高兴。接受了自己的提案。只……”明天雪下得小了,我们就出发吧。”

  夜还很长,雪还在上升。